美国招生(美国大学招生)

美国招生(美国

美国教育的三个世界,大致可以这样分层:

第三世界的底层阶级:无钱/负债上大学。

第二世界的中产阶级:拼命鸡娃。财力合格的基础上,还得拼时间拼精力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对于第二第三世界的学生们,大学的前门得靠自己进去。这也使得大学独立顾问行业发展得更加红火。一向走鸡娃路线的亚裔家庭更是要找至少三个以上的顾问。“遗憾的是,有时适得其反。”因为这三种来源的建议往往是相互矛盾的。

而对于第一世界的上层阶级来说,选择显然更多。有些走帆船、击剑和马术等高门槛运动“小众路线型鸡娃”;有些走的是“直接砸钱型鸡娃路线”,选择走“后门”给大学巨额捐款。川普女婿贾里德·库什纳走的就是这条路线,其父给哈佛大学豪捐二百五十万美元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川普女婿贾里德·库什纳正在发言

前斯坦福招生工作人员乔恩莱德(Jon Reider):“在过去三四十年,高等教育越来越像是商品,像是可以购买的产品。”

但是,就算是富人的直接砸钱型鸡娃,也有风险被梦校婉拒。对于斯坦福,就算是一百万美元的后门捐赠,也不会对录取结果产生太大影响。

所以,就有一群人剑走偏锋,走“旁门”鸡娃路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“如果想在哈佛用我的旁门,

需要花120万美元”

“如果你在哈佛用我的旁门(side door),大约需要120万美元;但是如果你想走后门,哈佛要价4500万美元,斯坦福要价5000万美元,有人愿意出这笔钱。”

“喔,我已经拓展了761扇‘旁门’。我今年会用到730多个‘旁门’。”

里奇·辛格口中的走旁门,即向他的钥匙全球基金会“捐款”,捐款人子女便可顺利进入梦校。对于想爬藤的富人家庭来说,走后门费用至少翻十倍,且不保证录取。相比之下,走旁门似乎要显得更稳妥,性价比更高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里克·辛格(Rick Singer)创立的营利性大学咨询与备考公司The Key市值上亿美元,员工上千名。他自称已经帮助150万名学生进入第一和第二选择的大学。

里奇·辛格早年是位大学篮球教练。如果不是因为团队屡战屡败,里奇可能还坚守在教练的岗位上。也正因如此,他对运动员的录取流程一清二楚,知道如何贿赂教练,伪造孩子们应募运动员的身份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里奇·辛格的舞弊渠道:“钥匙全球基金会”(The Key Worldwide)

当然,里奇·辛格单凭自己一己之力可无法完全所有操作。他买通了耶鲁、斯坦福、UCLA、南加大等一系列美国名校的教练、体育主管等。

例如,南加大水球教练乔万瓦维克(Jovan Vavic )受贿约25万美元,帮助两名学生进入南加大。南加大高级准体育指导员多纳·海涅尔(Donna Heinel)将相关学生的名字纳入临时队员招生名单,就算这些学生不出席训练也没关系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“我会把他的脸,通过修图放到一个踢球手身上。”——里奇·辛格

在南加大,有身高165cm的篮球运动员,高中没练过水球的水球运动员……但这些都未曾引起人注意。即便被人发现,多纳·海涅尔(Donna Heinel)也会跟招生部门将事情摆平。

里奇·辛格还安排SAT/ACT考试作弊。“如果让(没有学习障碍测试的)孩子参加了学习障碍测试,获得了延长时间,他们就能在考试中表现得更好。”

在专门的学习障碍测试中,教室里只有当事人的孩子和监考老师马克·里德尔(Mark Riddell)。在孩子考完试离开后,受贿的马克在另一张答题纸上涂上正确答案,保证考出双方决定的分数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成绩出来时,孩子会看着考试成绩说,“哦,天啊,我考了32分。”但完全不知道这是他人的杰作。

里奇善于利用人性,可以说是金牌PUA型销售,设圈套引诱家长进入他的旁门。

《绝望的主妇》女主角菲丽西提·霍夫曼(Felicity Huffman)就是里奇的PUA受害人之一。一直忙于事业、无暇顾及两个女儿的霍夫曼时常怀疑“我是个好母亲吗?我是不是花太多时间拼事业了?”

这时候,她经人介绍认识了金牌教育顾问里奇·辛格。后者的才能似乎成了她弥补女儿的救命稻草。殊不知她已经中了里奇·辛格的圈套。

“你想让你女儿/儿子上这所学校吗?”

“现实是,你女儿/儿子的分数不够上这所学校。我辅导他/她两年了,孩子就是不开窍。”

“如果想让她/他被录取,我们就得另辟蹊径。”

“方法是这样的,我们找人替你考试。我可以让分数成真。你孩子都不会知道有这样的事情,她/他会以为自己非常聪明,考运很好。”

”回回必成。但如果不这么做,她/他被录取的机率是0。”

实际上,依照霍夫曼两个女儿的成绩,她们无论如何都会被梦校录取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

“我们这样做很长时间了。过去20年没被人发现,别人发现的唯一方法是你们自己告诉别人。”

事实上,里奇做到了这一点。之所以会东窗事发,并非是因为他自己犯了什么致命错误,而是因为他的一位金主——一位财务高管卢迪·梅里迪斯——因一项证券指控被捕,主动供出了里奇索贿一事。

里奇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,但恰恰也是人性弱点给了他致命一击。

里奇被捉拿之后,为将功折罪,积极协助警方,供出了相关人员及确凿证据,就像他当初积极“帮助”孩子入学一样。

调查人员如此评价里奇:“他是我听过的最擅于让别人承人自己罪行的人”。

斯坦福帆船队教练约翰·万迪默(John Vandemore)忏悔道:“有一封来自斯坦福的邮件,通知我被开除了。我不会再收到工资了,也不再有保险。更重要的是,我孩子们的托儿所,我们的家都在斯坦福校园里。这所学校正是我所做所为的受害者。”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斯坦福帆船队教练约翰·万迪默本人(John Vandemore)在纪录片“Operation Varsity Blues”《校园蓝调行动》中忏悔

曼努尔·亨利克斯被判7个月监禁

伊丽莎白·亨利克斯被判6个月监禁

《欢乐满屋》演员洛林·洛夫林被判2个月监禁

洛夫林丈夫摩西莫·贾努利被判5个月监禁;

米歇尔·詹纳斯被判5个月监禁

阿古斯丁·亨尼斯被判5个月监禁

斯提芬赛·普列维沃被判4个月监禁

德文·斯隆被判4个月监禁

戈登· 卡普兰被判1个月监禁

演员菲丽希缇·霍夫曼被判14天监禁

……

里奇辛格已认罪,正在等待判罚……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“很少有联邦案件涉及50人被指控犯罪。”

在大量不公中,稍微看到一点正义的伸张,是如此大快人心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精英父母鸡娃价值观

当下鸡娃风盛行,富人家庭更不会落于人后。对于舞弊案中的家庭,名校“成了一种地位加分。父母的地位会因为孩子就读于精英学校而上升。”独立教育顾问芭芭拉·卡慕斯(Barbara Kalmus)说道。

《欢乐满屋》女演员洛里·洛夫林(Lori Loughlin)与其丈夫时装设计师摩西莫·贾努里(Mossimo Giannulli)一案似乎就印证了这一点。洛夫林夫妇俩都没有大学学历,都希望两个女儿能够完成自己的大学梦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《欢乐满屋》女演员洛夫林与其丈夫时装设计师贾努里

尤其是丈夫贾努里,执着于成为一名南加大特洛伊人(南加大校友昵称),甚至在价值上千万美元的豪宅上方悬挂南加大旗帜。实际上,贾努里从未入读过南加州大学,还曾在学校里假装自己是学生,直到事情败露被赶出去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南加大常年被U.S.News评为全美本科最难被录取的大学之一,校友获得奥斯卡奖数量高居全美第一,史蒂文·斯皮尔伯格、"星战之父"乔治·卢卡斯等影坛巨匠均是该校校友。

对于夫妻俩的大学梦,里奇·辛格的旁门无疑是一剂“万无一失”的良药。正如独立顾问佩里·卡慕斯(Perry Kalmus)说的,“我们行业的常见观点是,申请大学的是父母,孩子是他们申请大学用的道具。”

无论如何,里奇·辛格一番伪造、买通操作,洛夫林夫妇俩的大女儿Isabella顺利进入了南加大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里奇·辛格为Isabella伪造帆船比赛奖项

大女儿进入南加大后,洛夫林夫妇显然并不满足。随后又找里奇伪造小女儿Olivia的帆船运动员身份,进入南加大。但是,小女儿Olivia似乎并不领情。“我告诉我妈我想辍学。她说绝不可能。”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实际上,小女儿Olivia Jade 在此前已经是Youtube上颇有名气的博主,美妆生意做得顺风顺水,冒名进入南加大也只是遵循父母之意。丑闻之后,Olivia评论区下一篇谩骂之声,夫妇俩的南加大梦也终成泡影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另一位”好心做坏事”的母亲米歇尔·詹纳斯(Michelle Janavs)来自美国零食品牌 Hot Pockets 家族,她擅自帮小女儿伪造身份,被指控支付十万美元,提升小女儿的ACT成绩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“我小女儿和大女儿真的不同。我大女儿是那种‘我不在乎’的态度,而我小女儿真的在努力学习,想考到34分。”

追逐名校梦本是人之常情,但严格上说,无论是洛夫林夫妇,还是米歇尔·詹纳斯,实则都是在走旁门邪道完成自己的名校梦,而并非是孩子的初心。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“我更倾向于去批评创造了这套体系的学院和大学。”

《纽约时报》 数年前决定研究财富和高等教育的问题(数据经由哈佛大学杰出经济学教授拉杰·切蒂(Raj Chetty)提供),斯坦福大学的数字尤为惊人:

斯坦福大学本科生中有50%以上来自美国财富前10%的家庭。

39%来自前5%。

17%来自最高的1%。

3.5%来自最高的0.1%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哈佛大学杰出经济学教授拉杰·切蒂(Raj Chetty)

如上述数字所示,斯坦福大学的学生非常富裕。其他大多数竞争激烈的私立大学也是如此。

在炙手可热的精英学校中,有多少申请人沾光于校友子女的身份,也就是所谓的非传统申请人(legacy applicants)?

美国资深教育记者莉兹·温伦(Liz Willen)曾于今年做过调查,但“大多数精英大学声称没有此信息,包括耶鲁、哈佛、杜克、斯坦福等”。

《录取的代价》作者丹尼尔·戈登(Daniel Golden)在纪录片《校园蓝调行动》中如此评价:“我试着不去责备这些家庭和家长们,我更倾向于去批评创造了这套体系的学院和大学。如果它们没有这些漏洞,不偏爱富人家庭,那我觉得这种诱惑就不会存在。”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丑闻之后,如何整改大学招生制度成了美国教育界的一大话题。

例如,斯坦福教授评议会(the Faculty Senate)最近通过了两项旨在淡化招生过程中财富比重的提议。

第一个建议旨在减少财富对本科生录取的影响,并提高本科生的社会经济多样性。此外,斯坦福教授评议会呼吁“加强沟通,尽可能公开录取过程,并减少有能力或无力负担私人咨询等申请人之间的差距。”

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CEO佩雷斯(Angel B. Pérez):“美国高等教育必须努力解决其资助模式。在这种变化发生之前,我们不会在多元化工作上取得太多成果。”

高等教育已经沦为商品?美国招生录取中的“猫鼠游戏”

斯坦福大学

有人言,校园蓝调丑闻是“特朗普时代”的缩影,即“一个富有的人,他之所以得到很多东西,都是因为他有钱”。

而前方等待着的是否会是全新的时代?我们拭目以待。

ref:

1.斯坦福大学招收了太多富裕的学生吗?
https://www.insidehighered.com/admissions/article/2021/02/16/faculty-want-know-stanford-letting-too-many-wealthy-students

2.https://news.google.com/articles/CAIiED5Kf5sB1pQhVzSFQEsova8qGQgEKhAIACoHCAow58iFCzCp8IIDMO30xwY?hl=en-US&gl=US&ceid=US%3Aen

3.美国洛杉矶的私立学校如何成为二流骗子的掘金池?

https://www.vanityfair.com/style/2021/02/nicole-laporte-rick-singer-operation-varsity-blues-la-private-schools

4.https://www.dailymail.co.uk/news/article-9267137/New-book-dives-deep-college-admissions-scandal.html

5.https://hechingerreport.org/column-as-elite-college-applications-soar-legacy-admissions-still-give-wealthy-and-connected-students-an-edge/

大学招生)


南京律师

知名专业律师,专打疑难案件

长按复制:18365284851

拨打电话:18365284851(一键拨号)


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咨询

消息提醒:来自福州的白女士刚添加了微信
赞 (2)